当前位置: 主页 > 山水怡情 >

“祥云”图案已有三千年 源于中国商周时期云纹

时间:2013-08-07 16:50
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广泛使用的祥云,起源于中国商周时期的云纹,出于古人对云的敬畏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广泛使用了祥云纹样。特别是火炬的创意灵感来自渊源共生,和谐共融的祥云

 

 

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广泛使用的“祥云”,起源于中国商周时期的云纹,出于古人对云的敬畏———

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广泛使用了“祥云”纹样。特别是火炬的创意灵感来自“渊源共生,和谐共融”的“祥云”图案,给世界各国的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那一朵朵优雅的云彩,仿佛还冉冉升起在人们的心头。

“祥云”图案来源于我国古代的云纹。古人出于对云的敬畏,在纹饰上变化出各种和云有关的图案,运用于器物、服饰、建筑等,特别是在宗教中大量使用。同时云纹样也有着很多美好的寓意,是人们对万事万物希冀祝福的心理意愿和生活追求。

北京的考古发现中,出土了许多带有云纹的文物。

早在商周时期云雷纹就出现在青铜器上

北京西周时期礼器和祭祀用的青铜器上出现了云雷纹。云雷纹也称方形云纹,是一种变形的云纹,在云纹拐角处呈方圆角,像古文“雷”字的象形,它是以涡形纹为主体的几何云纹和雷纹的总称。在结构上,云雷纹形态是旋转状,以作方折变化的“回”形为基本单位。

房山琉璃河西周中期墓葬中出土的云雷纹簋,侈口,下腹部外鼓,圜底近平,双耳作兽形,下有珥,似兽尾,圈足。颈部及圈足部位饰云雷纹,颈部加饰兽首。高16厘米、口径22.5厘米、底径17.2厘米。

春秋战国时期出现了卷云纹。与云雷纹相比,卷云有“简化、打散”的变化趋势。前者表现为多重回转的旋线被简化成单纯的勾卷形,后者呈现出来的勾卷形宛如积云圆卷的图案化形态,从此成为云纹流变中最恒稳的构型元素之一,并构成以后进一步定型的云纹之“云头”的突出特征。

延庆玉皇庙墓地出土的春秋早期单耳云纹,高6.9厘米、长14厘米、宽12.7厘米,鎏金铜胎,平面呈椭圆形。上腹内收,鼓腹平底,长边一侧肩、腹交接部位铸圆形环耳一只。两短边各铸饰一个小鼻钮。腹部偏上饰带状勾云纹,下接三角纹。

2006年在房山南正遗址出土的战国晚期云纹半瓦当。夹砂灰陶含云母,残存半部分,心部方格纹出四叶,叶间为卷云纹,外饰两周凹弦纹,宽边轮。直径15.5厘米。

秦汉时期漆器装饰以云气为主体

秦汉时期云纹形式更为丰富,尤其体现在大量出现的漆器上。汉代漆器上的装饰以变幻多姿的云气为主体,并伴以现实或想象中的动物、人物和神灵怪兽。

这种云纹即为云气纹。云气纹把直线变为曲弧的延长形式,是一种更为自由随意的形式。构成形式不拘一格,色彩有的仅用红黑两色,明快强烈;有的则比较丰富,层次变化微妙含蓄。给人一种充满幻想、具有浪漫色彩的感觉。

2000年老山汉墓出土的大型漆案,长290厘米、宽100厘米。黑地红彩,间杂其他颜色。瑞兽与云纹相结合,云兴霞蔚。形象生动,画工细腻,线条十分流畅。

魏晋隋唐时期云纹渐入百姓生活

三国两晋南北朝时期,在丝绸之路开通和佛教思想传入后,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,云气纹与狮子纹、忍冬纹、锯齿纹等纹饰相合,并与莲花纹和佛光等并用,更增强了宗教艺术的表现力。

隋唐时期中国社会安定,特别是唐代百业兴旺,华夏文化兼容并蓄,融合消化世界各国的文明。唐代的纹样富丽堂皇,蕴含着一派盛世之风。云纹被广泛地运用于铜镜等各类百姓日常生活用具的装饰。

《大唐狄公案》中有一例《五朵祥云》案,就讲述了一个利用“祥云”纹样的香炉伪装杀妻的故事。

大兴亦庄80号地出土的唐代铜镜,直径4.2厘米、通高0.7厘米、厚0.4厘米。镜面微外鼓,背面中心有一圆钮,上有一孔,钮的四周饰卷云纹。

此外,在外来纹样的影响下,唐代云纹不断地变化,发展形成朵云、卷云纹等。其中多以旋涡形、S形、波形等形式构成其骨架,旋绕盘曲,有祥云之气,有佛物之态。文化的交流是相互的。卷草纹、宝相花的纹样也受到了云纹的影响。

辽金元时期用云纹装饰建筑物

辽、金、元时期,云纹的应用不仅见于日常器物,也见于建筑构件上的装饰。

辽代的朵云在云气纹的基础上有了新的发展变化,波折曲线增多,形态上显得较为复杂,云尾变长变飘逸了。这和宋辽代纹样秀丽雅致的整体风格相符合。

2008年在大兴区新城北区16号地发掘的辽代墓葬中,其中一座在墓门位置绘有祥云图案。墓门的撩檐枋有7根檐椽,中间5根之间皆有黑线勾勒的4朵祥云图案,2朵为一组,云头相对而飘。

房山金陵是金代的帝陵区。金世宗兴陵的墓门上雕刻极为精美的高浮雕腾龙及云纹,还出有云台石坐龙、云纹衬底石栏板、云纹柱础等。满天缭绕的云气强化了雄健有力、生动洒脱、腾云驾雾的龙纹。

北海公园北岸澂观堂门外的铁影壁,很多人都见过。它建于元代,通高1.88米,檐口长3.56米。由一块中性火成岩雕刻,上为单檐歇山顶,刻有屋脊瓦垅及勾头,两面浅雕云纹、异兽等纹饰,古朴雄健。因颜色和质地像铁,故称铁影壁。

明清时期云龙纹图案盛行

到了明清时期,云纹又有了新的变化和发展。云纹和龙兽纹结合更为普遍。在明清时期云龙纹的图案特别多,比如织锦、龙袍、瓷器等。明清时期的云气纹的装饰性进一步加强,并在云气纹的基础上出现了铺陈、繁复的益云纹,出现了对称的构图方式。

西客站南广场明代墓葬中出土的一副玉带板。青白玉色,玉质细腻,有几块带黄色的沁斑。原由20块玉带板组成,现缺一圆桃。排方形7块、长方形三台1块、长条形辅弼4块、圆桃5块、圭形獭尾2块。玉带板均饰以透雕祥云麒麟纹。背面带有对钻的穿孔。

明清瓷器上的纹样,用概括、简练的线条,表现飘动上升的云气做主体装饰,或做其他主体纹样的衬托,象征高升和如意,有一种飞翔之感。云气纹更加平面化和图案化。由于受到朵云、如意云的影响,云身显得更加饱满,云尾变粗,但云气的动感还是保留着。

海淀区北医三院出土的清代云龙三现青花罐,高36.4厘米、口径20厘米。云的形式和龙飞翔的气势相结合,栩栩如生。

 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