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主页 > 中华智慧 >

李白的道家思想

时间:2012-10-22 12:03
李白生在一个崇尚道教的时代,一方面,唐初统治者希望用无为而治的思想缓和阶级矛盾,给人民以休养生息的时间,发展生产力。另一方面,统治者希望用道家思想粉饰太平盛世麻痹

 

 

  李白生在一个崇尚道教的时代,一方面,唐初统治者希望用无为而治的思想缓和阶级矛盾,给人民以休养生息的时间,发展生产力。另一方面,统治者希望用道家思想粉饰太平盛世麻痹人民。从高宗是开始,唐统治者便追崇李耳为“玄元皇帝 ”, 玄宗李隆基更诏令两京及诸州各设置玄元宫(天宝三载改称紫极宫)自注《道德经》颁行全国,并亲由司马承祯受道箓。此外,玄宗还封庄子,列子,文子,庚桑子为四真人,《庄子》等被奉为真经,开元二十九年,玄宗开“四子科”取士,为之道举。由于最高统治者如此提倡,道教成了社会风尚,李白曾经说自己“十五游神仙,仙游未曾歇”(《感兴》其五),便正是受这种社会时尚熏染。 李白家乡的道教氛围也十分浓厚,四川,既是李白的家乡,又是道教的发源地,由于有丰厚的物质基础,封闭的自然环境,道教势力有着飞跃的发展。四川的道教宫观、圣地、场所以及教民众多,呈现出“五里一宫,十里一观”的壮观景象,在当地人民群众和政治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。李白的出生地四川昌隆县(今江油市青莲镇)同巴蜀各州县一样,境内有众多的道教宫观和道教场所,道教成为当地人民的第一宗教。故里众多的道教场所,频繁的宗教活动,长期与道士们交往,耳濡目染,道家思想在他幼小的心灵中打下了深深的烙印。李白“五岁诵六甲,十岁观百家,轩辕以来,颇得闻矣”《 上安州裴长史书》其中不乏道家著作,思想对他的熏陶。在李白的人格形成过程中,道家思想文化的却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。 生活在盛唐时期的李白,同当时大多数知识分子一样,向往着建功立业,光宗耀祖,追求过达官贵人的舒雅生活,希望通过各种途径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和理想。李白通过多年浪迹天涯的生活认识到:要想实现自己的宏图大志,需走“终南捷径”,一是结交达官贵人,二是利用道教这个阶梯。事实上,在李白结交过的著名道家人物当中,司马承祯,胡紫阳等人便曾应诏入宫,因此,从积极方面看,游仙访道是李白从政的一种手段。 但纵观李白的仕途,他一生除了在长安短短的三年做翰林供奉外,再未曾有一官半职。从政的强烈愿望与屡遭失败的惨重打击,使他产生了强烈的情绪反应,他痛苦,愤怒,他有怀才不遇的不满和壮志未酬的遗憾,然而所有这一切,并不能说李白对道教的信仰只是一个幌子,更不能说明道教的文化对他的熏染不深,如果没有道教的影响,礼拜不会有这样的经历和超然的诗风。

 

  受道教的影响,李白的的作品充满了大胆的想象和奇异的夸张,一些作品有明显的游仙色彩,与其说游仙是为了寻道,不如说是在寻找自己,因为寻道成仙者不是别人,正是自己。因此,像《月下独酌》一样,李白始终是中有一个愤世嫉俗,特立独行的主题形象。 李白喜欢歌咏月亮也是受道教思想影响的表现。

 

  在道教中, 月为夜明之神,称为月宫黄华素耀元精圣后太阴元君,或称月宫太阴皇君孝道明王,作女像,以白色月光为饰。道教又称, 月中青帝夫人讳娥隐珠,字芬艳婴。月中赤帝夫人讳翳逸寥,字宛延虚。月中白帝夫人讳灵素兰,字郁连华。月中黑帝夫人讳结连翘,字淳属金。月中黄帝夫人讳清营襟,字旻定容……《老子历藏中经》。“”月宫太阴帝君,下管五岳四渎,五湖四海、十二溪水府并酆都罗山百司,常以三元日冥官僚佐皆诣月宫,校定世人生死罪福之目,进呈上帝,谓之阴宫死籍。“道经中还对月宫进行了描绘。”月纵广一千九百里,月晕围七千八百四十里,白银琉璃水精映于内,一分六十炎,光明照于外。其中有城郭人民,亦有七宝浴池、八骞之林生乎其内。月中人长一丈六尺,悉衣青色之衣。月中人常以月一日至十六日采白银琉璃炼于炎光之冶,故月度盈则光明鲜太素;以十七日至二十九日于骞林之下采三气之华,拂日月之光,故月度亏,其光微。“道教还认为,月亮能够辟邪,疗疾,服食月气能够养生,如道教的存服月气之法,即通过心灵感应与月亮相通,道教认为这样能够调节身心,由此我们可以看出,李白的《月下独酌》也是一种与月的心灵感应,是一种古老道教养生之道在化解李白抑郁时的应用。

 

  道教对李白的影响是深远和广泛的。不仅是在诗风上影响深刻,在为人处事方面,李白也带着道家的洒脱。李白在与人交往时的慷慨,不拘一格,让他与很多与他性格相似的人结成知己,其中就有贺知章,也就是《月下独酌》诗中李白怀念的真正的知己。李白与贺知章的交情,是文坛千的古佳话。宝元年(公元742年)两人在长安相识。当时,李白奉诏入京,贺知章在长安紫极宫见到李白,赞赏李白的诗才,称呼他为“谪仙人”,热情地邀请他到酒肆中去饮酒。由于忘带银两,贺知章取下皇帝赐给他的金龟,权充酒资,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“金龟换酒”。两人边饮边谈,志同道合,相聚甚欢,成为挚友。事后,身为太子宾客、秘书监的贺知章,在唐玄宗(李隆基)面前推荐李白,唐玄宗在金銮殿召见李白,授李白翰林供奉。李白与贺知章之所以成为挚友,一个重要原因,是他们志同道合,都爱好诗文。贺知章(公元659年~公元744年),字季真,“少以文词知名。擢进士,累迁太常博士”。开元中,因丽正殿修书使张说奏请,贺知章入书院,同撰六典及文纂。开元十三年(公元725年),迁礼部侍郎,后为太子宾客、秘书监。他为人旷达,不拘礼法,晚年自号“四明狂客”;他善谈笑,工书法(善草隶),其诗写得清新自然,为时人所称道。作为晚辈的李白,由衷地敬重贺知章的为人,欣赏他的诗文。在贺知章的眼里,李白是一个从天上降下来的奇才,因而十分器重,称他为“谪仙人”。李白与贺知章之所以成为挚友,还有一个原因,是他们两人都豪爽善饮,爱好“杯中物”。杜甫在《饮中八仙歌》中,对他们两人的醉态有着生动的描绘:“知章骑马似乘船,眼花落井水底眠”;“李白一斗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。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在《饮中八仙歌》中,贺知章名列第一,李白名列第六。天宝三年(公元744年),贺知章因病告老还乡,舍宅为观,请为道士,得到唐玄宗的准许。“少小离家老大回”的贺知章,在离开长安时,受到唐玄宗非同寻常的礼遇,不仅诏宅名“千秋观”和赐镜湖“剡川一曲”,而且亲自赠诗饯行,还令太子与在朝百官赋诗送别。贺知章之所以受到如此礼遇,是因为他是一个富有才华而受人敬重的风流人物。对于贺知章的告老还乡,时任翰林供奉的李白不免因挚友的离别而感到惆怅,但天性乐观的李白在《送贺宾客归越》的诗中却还是以愉快的心情表达了对贺公的良好祝愿:镜湖流水漾清波,狂客归舟逸兴多。山阴道士如相见,应写黄庭换白鹅。在贺知章告老还乡不久,李白因得罪权贵而被玄宗“赐金还山”,浪迹江湖。翌年,李白至越中探访贺知章,惊闻贺老已于告老回乡的当年在家中病逝,他怀着悲痛的心情,赋诗《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》。在《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》中,李白既回忆了与贺知章相识相聚时的那种惊喜与欢乐的情景,又回忆了贺知章告老回乡、荣归故里时的情景,并且深切地表达了对贺老逝世的悲痛心情。从《对酒忆贺监二首并序》中,我们可以了解到,在李白心目中的贺知章,是一个富有才华的风流人物,是一个难得的知己,是一个豪爽善饮的忘年诗友。李白这次重游越中,是乘兴而来,本想与贺老欢聚,举杯畅饮的,但闻贺老已死,他不免悲痛落泪,败兴而归。在《重忆一首》中,李白记述了当时的这种心情:欲向江东去,定将谁举杯。稽山无贺老,却棹酒船回。 可以说,贺知章是李白的伯乐,贺知章慧眼识英才,也是贺知章对历史的贡献之一。贺知章与李白成为挚友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两人都是道教的信徒。贺知章字季真,号四明狂客、黄冠道士,这些字号都和贺知章的 道教信仰有关。何谓季真?“季”是少小的意思,“真”是指教门的 真人或真仙君,可以说他少小时就想做真仙君。 贺知章自称黄冠道士,是他奉信道教的最好证明。陶元葆《生查 子》:“黄冠人已遥,一曲亭何处?”他的密友卢象《送贺监归四明 应制诗》:“山阴旧宅作仙坛,湖上闲田种芝草”。芝草即灵芝,又 名仙草,能治百病。贺知章在永兴时到周家湖去垦田种芝草,用道教 医术给百姓治病。旧时贺家宅地上还有一口名为“龙眼”的水井,而 道教把东流之水和井水称为“符水”,用于祛邪治病。据传当年贺母 “罗婆”就是用此井水疗病。遗憾的是此井现已被填埋,今在罗婆寺 内。 由此看出,李白《月下独酌》那神游于天地的状态,残留着他与贺知章交好的迹象,对月的向往,正是对贺知章怀念的另一种体现。

分享到: